股价估值遭下调至0元 酷派求生从业绩跳水到卖地

136次浏览 已收录

  股价估值遭下调至0元 酷派求生

  周昊

  6月初,沉寂许久的酷派集团(02369.HK)在其大陆官网上公布了一款名为炫影N10的新机;数日之后,易方达基金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酷派集团估值下调至0.00 港元/股,但这两条酷派的动态在资讯爆炸的手机圈并未掀起多少涟漪。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从当初的声名赫赫再到如今的“冷遇”,短短五年间,酷派的市场地位便发生了一个大反转;结合其现有的国内环境以及布局美国的业务重心来看,这个曾属于“中华酷联”四小龙之一的品牌在国内已不再风光。

  从业绩跳水到卖地回血

  2019年3月31日,谋求在港股复牌的酷派接连公布了2018年中期报以及年报,而这份财报与其早年间的辉煌已无法相比。2018年,酷派营收12.77亿港元,期内亏损4.1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11.63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在各项业务全面收缩的背景下,酷派在财报中还披露称面临着赔偿部分供应商1.47亿港元的民事申诉。值得注意的是,与2017年亏损27亿港元相比,2018年酷派的亏损额度已经大幅收窄,酷派在财报中并未披露亏损大幅收窄的原因,仅表示亏损源于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及公司出货量减少。

  作为“中华酷联”中的一员,酷派手机在3G向4G的过渡期之间曾风光无限。2012年,酷派全年销售额超过100亿港元,随后在2014年更是达到了249亿港元的最高峰;2015年收入虽然锐减100亿港元,但该年度税前净利依旧有23亿港元。然而到了2016年,酷派开始陷入巨额亏损,公司营收也连年腰斩,其手机业务也陷入泥潭。

  业绩下滑带来资金的紧张,酷派开始频繁卖地以缓解资金压力。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2018年7月,酷派再次通过出售地块回血2.38亿港元。今年4月25日,酷派又发布公告称将西安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出售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价2.36亿元;此次交易能够为酷派带来5200万元的净收益,相应资金主要用于美国市场的推广、新技术的投入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事实上,除了资金紧张外,目前的酷派还进一步面临着被港交所摘牌的风险。自2017年3月31日停牌以来,如今酷派停牌已经超过两年。根据港交所2018年新规,对于连续停牌18个月的证券,港交所可以对其进行摘牌,该新规于2018年8月1日生效,对于生效日期前已停牌的证券发行人有一定的过渡安排。目前,酷派向港交所提交的复牌申请仍处于审核状态,其股价依旧为停牌时的0.72港元/股,总市值36.24亿港元。

  错失良机

  “酷派最火的时候,店里一个月能卖出上百部,但现在店里已经没有酷派的展台了,”广州市天河城商圈一位运营商门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讲道:“早几年酷派出的都是千元机,但如今消费者开始追求高端机,日常的合约机消费者也钟爱中高端产品,千元以下的产品基本属于赠送范围,如今很少有消费者主动购买,而且我们店里也没有酷派的产品。”

  对于依靠运营商业务发家的酷派而言,如今线下雪藏、线上几乎无人问津成为这个品牌的常态。目前,京东自营商城里有三款酷派手机在售,售价均在600元以内,其产品热度与友商已不可同日而语。

  事实上,在品牌热度还未衰减的2015年,酷派本身有着广阔的市场机遇,但两次失败的合作却最终拖垮了酷派前进的脚步。

  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同样是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以21.8亿元入股酷派,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

  与奇虎360的分手并非终点。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同年8月,贾跃亭成为酷派董事会主席,而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的加盟让当时的酷派亦称得上兵强马壮。当时,刘江峰还提出了五年内的三大翻身目标,即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然而,这一翻身计划随着乐视的爆雷而夭折;在乐视亏本清仓酷派股权后,被拖累的酷派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资金链骤然告紧直接影响到了产品的发售周期,致使酷派在惨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销声匿迹。

  困境之中的酷派最终引入地产商京基集团,目前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之子陈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已经退休的创始人郭德英持股9.20%,为酷派的第三大股东。2019年初,酷派前CEO蒋超及中国区负责人张科离任,陈家俊接任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原酷派和乐视背景的人员已悉数离开。

  放不下的运营商

  回顾酷派的兴衰历程,运营商在其中均扮演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作为国内最早接触安卓的厂商之一,酷派曾凭借独有的双卡双待技术在3G时代初期赢得了运营商的青睐,彼时运营商出于对抢占客户的需求,曾对合约机进行了大范围的补贴,当时酷派一些售价千元以上的机型补贴价甚至能超过一半。但随着2014年运营商补贴逐步取消,酷派的产品便在同类竞品中失去了优势。

  现如今,面临生存压力的酷派依旧将运营商渠道当作自己的最后壁垒。

  在2018年年报中,酷派表示将继续与本地运营商稳固合作关系,并持续在运营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机,以协调运营商的多样化布局。另外,目前酷派所倚重的美国市场,其焦点也依旧停留在运营商层面。

  张科曾向记者表示,线上电商与线下运营商对于定制机的需求依旧存在,酷派会根据客户的需求量身定制产品,争取在国内通过运营商渠道先活下来。不过就记者近日在线下运营商门店走访的情况来看,已经没有酷派手机被展示在外,而酷派方面也拒绝就运营商合作等相关话题接受采访。

  与中国市场相比,美国市场上绝大部分手机均是通过运营商所销售;目前,酷派在美国市场的收入在集团内的占比已经超过80%。而此前酷派高层也向记者透露,酷派已与美国前五大运营商中的四家取得了正式合作,酷派在美国的业务团队也快速实现了本地化。

  此外,对于时下最为火热的5G概念,酷派亦有相应的布局。2018年10月,酷派便加入了中国移动终端公司、中国移动研究院主导的“5G终端先行者计划”,根据该计划,酷派将在2019年发布首批基于芯片的5G终端产品。在美国市场,酷派方面也曾提到在2018年8月,T-mobile及Metro PCS(两家均为美国运营商)的高级管理层曾访问了酷派集团的总部,就酷派在美国的5G道路发展及5G商业计划进行了交流。

  不过有产业链人士向记者提到,目前国内5G进度加快,对终端厂商的综合实力要求很高,以酷派目前的体量已经很难成为第一批厂商,需要在后续批次中予以关注。